【游戲紅顏】并蒂蓮,雙生花 —妮可與寧珂

-回復 -瀏覽
樓主 2020-06-07 13:39:00
舉報 只看此人 收藏本貼 樓主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前言

《軒轅劍3:云和山的彼端》現已在APPStore上線,國區定價為60元,針對手機觸屏做出了大量優化,并且加入了半回合制戰斗模式可選。

那是2000年的年初,家里表哥用攢下的壓歲錢買的正版游戲,后續還入手了一本《軒轅寶典》。這款游戲對于當時還在讀小學的我來說其實并不是一款“入坑作”,但是對于我的影響也非常巨大,因為《云和山的彼端》教會了我:一定要學好歷史,后來我自己查了很多東西,比如“干將莫邪”的故事,“魚腸”“工布”的背景,還有安史之亂,大馬士革與阿拉伯文化等等。抱歉我不是一個喜歡煽情的東西,但這款作品確實給我帶來了這些好的影響,接下來讓我們進入原文,跟隨一夕之君的文字一起去發現更多深藏在“軒3”兩部作品中的東西。


? ? 民國時代的大學者胡適先森曾經在一次講學中留下了一段話,后世諸多揣測,將之濃縮解讀,變成了和他原本意思大相徑庭的一句名言——“歷史是一個任人打扮的小姑娘?!?/span>

? ? 撇開這句話的來龍去脈,以及那些因人而異的理解,在我看來,這是一句頗為值得玩味的話語。

細細想來,世人眼中萬般色相,莫不是霧里看花,水中望月。何止歷史,就連那眼前人與眼前事,又有幾個人能夠拍著胸脯說,自己是看得透透的了。

所以看事,看史,我們還是要唯物一點的好。只不過呢,這個“唯物”也只是個度,沒有什么非得統一不可的標準。

恒河沙數,皆歸塵土。

沒有什么東西能夠永恒。

浮光掠影,白駒過隙。

也沒有什么人能夠永恒。

所以倘若想要透過典籍中迷失在了過往世代中的迷霧,去參一參人生,去悟一悟思哲。我們很多時候還是得通過“人”這個載體去接觸。

鮮活的面孔,留在記憶中總是要比冷冰冰的時間或者地點帶來的感覺生動一些?!拔ㄐ摹币稽c,無傷大雅。


我記憶里,那遙遠的故鄉

歷史很喜歡記錄一類人,他們多數都背負著某個使命,朝著陌生而未知的地方遠行,而他們的痕跡,也往往代表著某個王朝,某個國度,甚至某個文明的鮮活的記憶。

就拿黃口孺子到垂髯老翁都耳熟能詳的唐玄奘來說,歷史上的他和故事里的他,早已經變成了一個彼此成就,然卻又彼此獨立的個體。文學形象和歷史形象的糅合統一,完美的將其輝煌的人生軌跡和精彩的生平軼事變成了不朽的鮮活形象。

但是更多更多的人,那蕓蕓眾生的面孔是不被歷史所記錄的,他們就像夜空里那些黯淡的閃爍,從來都是被忽略和淡忘的??墒巧砩媳池摰臇|西,卻一點也不晦暗。

大宇雙劍,仙劍軒轅,一者繪情,一者敘義。

情之一字,雖是刀槍雖是毒,傷人至深也就罷了,到參得透了,卻也能苦海泛波,君不見多少燈火闌珊處,也便是柳暗花明時??啾M甘來,芬芳留駐。

義則不同了,它更是無形無跡,且更無情,蕓蕓眾生,誰不是沉淪其間,郁郁不可解脫,或多或少,有輕有重,但凡生于世間,總得要背負一些什么。

故事里的人更不例外,背負的恩怨情仇比我們這些凡人更多。而他們的故事,也始終被我們津津樂道。

軒轅劍三作為系列史上評價最高的系列之一,正傳外傳;互為表里,前后鋪墊,精巧細膩,的確有諸多精妙。有多少人喜歡《云和山的彼端里》里那縱橫天地寰宇,橫跨歐亞大陸的壯闊。就有多少人沉醉《天之痕》中那解不開的離合悲歡,訴不盡的癡情辜負。

然而于我看,兩個故事,都是講了一群苦命人兒。尤其是天之痕,恰如其名,在多少玩家的心里,也刻了一刀深深的血痕,這么多年也無法彌合。

不過我心中最苦的三個,倒不是一般意義上被提及最多的太子爺陳靖仇和小雪玉兒。

而是旁的三個。

第一個,就得先提一提寧珂。

獨孤寧珂,嚴格的說,我覺得她才是軒轅劍三通篇故事的根骨所在,正是因為有這個形影單只的西方女魔將,帶著一片對于主子撒旦的赤城,才有了這貫穿了隋唐兩朝的故事。也正是她那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氣勢。才有了那翻天徹地的傾覆世間。

有些故事雖然一筆帶過,但是依舊令人動容


她啊,真是了不起。

即使算上故事里主角一行那穿越時空的開掛設定去挽救了危局,她也算是成功了。天穹洞開,妖魔亂世,一片血紅中,人間地獄,地獄人間。

她啊,也是太可恨。

即使故事里陳靖仇等人的愚蠢天真成就了她,她也是太陰狠,處心積慮,機關算盡,擺出一副人畜無害的天真模樣,騙得人好苦。

然而,她終究是太可憐。

可憐她孑然一身,踏遍了萬水千山,端得是到了天邊。卻什么也沒有,沒有朋友,沒有力量,沒有了一切熟悉的東西,只得此心矢志,一往無前。

所以啊,縱使事敗身死,卻也沒有值得痛悔慚愧的地方,只有心中那不經意的角落,那絲絲縷縷的憾。

為何愛不得,反而要戕害心愛的男人,為何回不去,遠在天邊的故鄉心心惦念,日日夜夜,把內心的陰暗殘忍,都藏在一張天真的笑顏之下。

何以如此的痛苦,那天地為之傾覆的驚天大計,就該讓這么一個女子承擔?

失敗了好,正是解脫了。終于可以為自己活,哪怕是彌留之際的一個剎那。

我曾經強忍著那種代入角色后的痛楚,去設身處地的想要理解獨孤寧珂離世時的那一縷芳魂,雖然最后也只有上文的那些臆想似得答案,但是隨著歲月推移,我逐漸可以更深一些的理解她到底是怎樣活過。

或許她就像歷史一樣,是個任人打扮的姑娘。不過呢,打扮她自己的,不是別人,恰恰也是她自己。

那個粉扇撲流螢,天真爛漫處的郡主是她,那個滿嘴荒唐言語,殘忍又狡猾的女魔也是她,那個恨不得將宇文拓除之后快的是她,那個臨終前微笑著傾訴情懷,慨然待死的也是她。

所以上古神器,擁有滌蕩人心力量的“伏羲琴”在我看來也不過也是個契機罷了,若不是獨孤寧珂的身上本就有這那些美好的東西,那些本就屬于她的本我,最善良最美好的東西,靠著神器去蕪存箐根本就是個奢望。她來世依舊會是個邪惡的魔頭。

是啊,還好,還好,她能夠重來。

而且她愛的一點沒錯。她深愛的宇文拓,在某些角度看來,做的事,又和她有多少區別呢?他的手下,沾了數十萬人的血,還同時扛起了千萬人的安危,這何嘗不是與獨孤寧珂那大任獨攬的精神如出一轍?

能夠真正的做了自己想做的,也真正的愛過,這樣的一生,足以告慰。

所以她走了,她用自己的死償了一身罪孽??赡踹€清了,業呢?那些善業和惡業到底是跟隨她去了一部分。而另一部分,留在了那個她又愛又恨,百思不得解脫的男人身上。

于是那個男人也成了旅人,留下了并肩作戰多年的軒轅劍給化敵為友后的知己,帶著他那個注定要糾纏下去的女子魂魄和友人留贈的煉妖壺,重走了她當年走過的路。只是一個從西向東,另一個卻由東往西,那南轅北轍的方向,居然在一個平行線里歸為一體,彼此的開始就是結束,結束也成為了開始。而隋朝在背景的故事中結束后,留下的陳靖仇三人的故事也注定會缺失一個角,再也拼不起來,完成了歷史使命后,死者已去,活著的也各自消失。這些癡男怨女喲,他們糾纏的轟轟烈烈。而愛恨盡散時自然也會隨著那段時光成了緘默的注腳。世間并無幾人知曉他們的故事,更無從去傳揚,就好像燈火團圓的燈會里,那一盞孤燈,上面寫著燈謎??沙鲱}的人已經不在了,燈面上只有只剩下謎面,可是沒有謎底。令人感慨萬千,悵然難釋。

所以之后的那個故事,已經不屬于他們兩個,即使賽特和妮可有著和他們相似的性情,延續著他們兩個之間那說不清道不明的糾纏。那也是屬于賽特和妮可的故事了。

并蒂蓮,一朵是寧珂。

多少情懷淡娥眉,血雨腥風去點綴。

敬你酒一杯,不笑不流淚。


你的笑容,總是讓我歡暢

上面我就說,軒轅劍三的故事,是一群苦人的故事。

貪嗔癡,求不得。

喜怒憎,想不通。

佛語有云:“萬般帶不走,唯有業隨身?!?/p>

誰是獨孤寧珂的業?

當然是宇文拓。

哪怕他也是入了輪回,經歷了塵世里幾番轉世的洗禮,可那些無論怎么物換星移也不會改變的存在到底是跟著他留給了后世的另一個人。

這個叫賽特的后來者,和他那個敢擔大是非,敢為大殺伐的先祖一樣,也是個有擔當的男人。雖然很多時候,他也是一樣的沉默,不多言語。

這也是個苦人,不僅身世可憐,還因為那酷似東方人的長相,被諸多排擠,但是隱藏在那妖冶的雙瞳下,是一顆充斥著熱血的心,為了報國,為了報恩,或者也只是為了心中的一點火,他毅然決然踏上遠途。來東方,來這個比天邊更遙遠的天外,尋找某個虛無縹緲的存在。

殊不知,這一路又是多少艱難險阻,多少殺伐決斷。

還好,他雖然有過癡癡無果的單戀,也遇過相思無解的情關,但是他繼承了先祖的不僅是那個來自東方的煉妖壺,還有他那一早就已經許下的情債。

賽特啊,有個撲扇著翅膀的小妖精她叫妮可。她啊,要來應你的情劫哦。

即使時隔多年,想起妮可那樂呵呵的小模樣,我依然會輕輕揚起嘴角,想起她可愛的臉蛋。

妮可的人設至今看來也不落伍


比起故事里另一個幾乎沒有多少存在感的卡瑪和有些生硬的所謂“妻子”薇達外加一個典型的大小姐性格,臉譜到了極點的王思月和圣母到只能用來炮灰的初戀莉蓮,妮可的人設是極為出色的,即使在“萌”這個詞早已經被過度解讀,而且略顯浮夸的當下眼光去審視,我想多數玩家依然能夠感覺得到像她那種發自內心的快樂,使人覺得她的天真是如此的真實,而不是那些惺惺作態的矯揉造作做作,這點在當時來說,實在是太難得了。

而她和賽特之間相處時的那種感覺,也遠比彼此的前世那有些缺乏深層次勾勒的情愫來的自然。

她會吃醋,她會發傻,她會傻乎乎的亂飄,用好奇的眼睛到處去看,一邊說出一些傻乎乎的話來。

我幾乎忘記了,她竟然就是那個獨孤寧珂。

細細想來,她們的確不是一個人。

這樣想過,我心中的疑惑解開,同時暗暗為賽特慶幸,還好他的生命里有了這樣的一個小傻瓜。

其實一路從歐洲到阿拉伯,再到最后的神州大陸,賽特的旅程是不孤獨的,他一路上遇見了可稱兄弟的戰友,遇見了令他心動而忘憂的女人,也遇見了堪稱終身楷模的師傅,那小小的煉妖壺里,各路仙妖神怪,一應俱全,時不時的進去看看,怕是再深的煩惱,也會舒眉。

然而孤獨,本就不是無解的,真正無解的,是那些糾纏心中的問題。

什么是道?

如果世間真有他想要求的道。那所謂的戰爭不敗的法門,如果那東西,真的存在于這個世界角落的大帝國。那么為什么這個帝國會在一場決定了很多年后歷史進程的戰爭中敗北,為什么自己尊敬的長輩,那個慈眉善目的老僧,會成了浴血殺戮的修羅?自己這一路的艱辛困苦,求得是個什么?

沒人可以回答他,深愛他的女人不能,他們的立場不同,角度也不一樣。尊敬他的朋友不能,他們的經歷不同,思考的事不同,甚至他自己都不能,一路走來,一路解惑,而解惑最終變成了最深的惑,誰能開解?

我覺得,妮可可以。

她的笑容,就是最好的良藥。

只有她那不知因為,也不求所以的笑容可以。

殊不知現實里好像也是如此,越是經歷了許多的男人,越是喜歡那些年輕未經世事的女孩子。撇開那些和情欲性欲有關的齷齪理由,想來也大抵是身心俱疲的“老男人”們,需要一雙簡簡單單的眼睛看著自己,只有喜歡,夾雜那一點點崇拜。

不就是妮可這樣嗎?

哈。陪伴就是最長情的告白了。


賽特的長相其實就是一種對其命運的最佳注解,他究竟來自何方?


所以當賽特經歷的那一切都云淡風輕,他這個功勛卓著的遠行人也回到故國,他的生生死死也跟歷史的進程無關之后,陪他到最后的,只有妮可。

也只能是妮可了。

依舊那樣微笑著,傻傻的,甜甜的。

雙生花,一朵是妮可。

笑語嫣然伴君側,一同歡喜一同愁。

年年歲歲月,歲歲年年花。


漸行漸遠,一點心火照大千

玩過軒轅劍三的玩家,心中都有遺憾。

云和山的彼端作為正傳,雖然大氣磅礴,但是似乎有些虎頭蛇尾,神州大地的劇情有些潦草。后來在一個訪談中,大宇的相關人員提過,這方面的確是有些趕工的缺憾,不過這個遺憾,倒是完美契合了那個看似輕描淡寫的結局。

皇明月繪制的插畫,細致精美,充滿了古韻


那些生動的面容,一個個退出了歷史的舞臺,成為了過去的痕跡。

這是我深愛的留白。

天之痕的故事,則早已經不需要贅述,盡管在越發挑剔的看客和玩家眼里,這段略顯粗糙生澀的少年少女的淺淺戀情已經有點太落伍,但是那如泣如訴的淡淡悲哀,也在游戲的背景和意境中得到了升華,成為了經典。

至今想到某些東西,心里還是會升起雋永,想起那時候的自己。

這是我深愛的紀念。

所以我注定要把我的最深摯的筆墨暈染給我眼中這段故事中最美好的兩個女孩。她們既是一個人,也不是一個人。

她們愛著的人,都有著濃烈難解的憂思,也有著不折不撓的意志。這必然是出色的男人具備的東西。出色的男人,自然配得上出色的女人。

所以盡管獨孤寧珂在故事里,最終一個人死去,而妮可甚至都沒有交代她的最后結局,我想來,也是像個凡人一樣,在那個再次轉世后的普通人的身軀里老去,或許,她連孩子都沒有能夠為賽特留下,但是我想,她彌留的時候,那些屬于前世的記憶,會一股腦的涌上來,填滿她的心中每一個角落,讓她在快樂和滿足中,回到賽特的身邊。

其實,漸行漸遠的又何止她們?

市場的需求和用戶體驗的變化,讓更多的游戲玩家開始往手機端傾斜,仙劍,軒轅劍這些經典的IP也開始用一些新面貌出現。作為玩家,其實更多是應該感到欣喜,而不是固守過去的那些傳統去自怨自艾。但是就如同每一個不甘老去的女人,回過頭卻已經發現自己的女兒都當了人家的新娘一樣。有些東西,一旦想來,還是會免不了感傷。

所以陳靖仇注定是沒法享受齊人之福的,小雪玉兒總是要失去一個。賽特尋回的那些兵法也無法拯救必將到來的黑暗中世紀,而輝煌的大唐帝國,也已經成為了我們的夢,不管是游戲里的我們,還是現實里的我們。

人生總是充滿了遺憾,花開花會落,卻未必再開,即使再開,也未必是同樣的你去看。

而正是有了這許許多多的遺憾,那偶然得到的圓滿,才夠得上久久銘刻,不偏不倚,好像一盞燈,遍照大千。





QQ群:514282304,歡迎加入討論哦~


商務合作與約稿請聯系

微信:Alina_daxiea

QQ:88203871

請注明添加原因

我要推薦
轉發到
十大老品牌网赌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