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梭刺針于乳腺癌康復之中:乳房切除術后紋身的療傷作用

-回復 -瀏覽
樓主 2020-06-07 12:45:34
舉報 只看此人 收藏本貼 樓主


  2017年2月21日,《美國醫學會雜志》的《藝術與醫學》欄目正式發表芝加哥紋身藝術家大衛·艾倫的文章《穿梭刺針于乳腺癌康復之中:乳房切除術后紋身的療傷作用》,描述了他在藝術與醫學上的相關工作。


  艾倫通過在乳腺癌術后形成的疤痕上繪制出精美的圖案,幫助術后的乳腺癌女性患者們改變自己的創傷。


  十年來,艾倫用自己的技藝幫助了他人,并做出了貢獻。他認為,在患者經歷了失去乳房的痛苦折磨之后,在她身上創造出一件藝術作品,這可以給她在經歷了意想不到的突發事件后重新找回掌控自己生活的感覺。


  艾倫篩選出那些與他長時間電話聯系過的女性,并詢問幾百個問題,因為他需要知道她們已經有所準備。一些女性并不知道她們想要什么,這意味著艾倫不能確定將如何幫助她們,或她們想通過控制艾倫重新獲得自我,如此無濟于事,因為會抑壓抑艾倫幫助她們的創作自由。某些人與家庭成員對于艾倫的工作存在分歧。還有一位女性,當艾倫觸碰她時潸然淚下——她的丈夫由于她的疾病離她而去,她多年未被男性觸碰。這些情況下,艾倫認為不適合開始工作。如果他感覺不妥,就會婉言拒絕。


  在這個過程中,艾倫與少數醫務人員交流,回顧患者帶來的照片和手術報告,有些促使他與她們的腫瘤醫生或整形外科醫生聯系,了解她們的皮膚情況以幫助規劃。一些女性正在與心理治療師合作,以應對癌癥帶來的變化。一般而言,艾倫需要確認患者的主治醫生知情,并且認為紋身不存在任何禁忌證,這非常重要?,F在一些女性在手術前就已經開始提前行動,并計劃艾倫可能會與她們的外科醫生進行溝通,以決定她們的手術切口類型,使艾倫可以在手術后更好地工作,當然,這需要在符合指征的手術治療優先的前提下。


  艾倫創造了一種不同于其他藝術家、整形醫生的新方法。乳腺癌術后紋身著色的標準方法是在乳房凹陷或乳房重建的乳頭位置紋繪乳頭,但是乳頭圖案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褪色。因此,經過多年的工作,他逐漸將植物紋在手術區域(圖1)。植物安靜地、不屈不撓地生長,象征著在生命旅途中的女性,克服和遠離疾病,這是乳腺癌切除術后改變乳房最有效的方法。


圖1、乳房切除術和手術重建后的植物圖案紋身


  艾倫的操作過程也有所不同(圖2)。傳統的紋身手法相對較重,通常需要5~9個針頭繪出清晰的輪廓,然后11個或更多針頭填充顏色。由于女性的皮膚比較脆弱,需要更謹慎和輕柔,艾倫通常采用點畫手法,而非標準的顏色涂抹,以提高效率并盡可能減少創傷。艾倫使用一種安靜輕巧的旋轉式紋身機和3頭針,保持機器和針與皮膚接觸并移動時盡可能垂直,另一只手在操作過程中拉緊皮膚,并根據表皮層和真皮層振動反饋變化的計算深度,確定手術后的皮膚密度和彈性。


圖2、雙側乳房切除術和腹壁下動脈穿支皮瓣重建術后的紋身操作過程


  因此,對于成功的結局而言,關心、心理溝通和情感共鳴、深入了解患者想法,比紋身的操作本身更重要。任何紋身師都可以看到這些女性正在掙扎,但是她們尋求紋身的動機非常重要。艾倫試圖評估她們改變身體的取舍,某些物理變化可能或多或少對她們很重要。許多改變對她們沒有吸引力,或者可能感覺“外來”,但是通過墨水解決每個改變將形成復雜的圖案。一旦艾倫了解她們的情緒問題,最多、最少困擾她們的問題,可以進行優先處理。她們是否試圖隱藏乳房上疤痕,或者當一個乳房凹陷下來時向下畫眼睛可否創造兩個乳房之間的視覺對稱性?她們對化療插管口感覺如何?是否將其融入圖案或設計中進行隱藏?她們職業以及如何影響她們從她們透過工作服看到紋身的感覺?根據此類信息,視覺構圖開始形成,艾倫可以提出針對每位女性生理和心理的設計方案。經過多次反復溝通,艾倫開始理解她們想要自己身體如何改變,她們也開始理解艾倫的建議(以及可行和不可行)。艾倫使用各位女性患者的獨有身體外形,通過PHOTOSHOP演示他腦海中的設計方案,使患者可以理解他的構思,并共同修改和反復設計,直到她對設計方案滿意。


  紋身結束后,患者并無身體或其他方面的并發癥。由于紋身會逐漸消退,艾倫還會對患者進行隨訪,所以他會要求用戶在6~8周之后發送照片回來,確定是否雙方都滿意最終的結果。在少數情況下,特別是紋身需要再次加深上色時,艾倫會主動要求用戶回訪。起初,他對回訪沒有報太大的期望。但是令人驚喜的是,大多數患者告知他自己的體驗。一部分女性對自己的改變感到自豪,并想展示出已經改變的乳房;一部分通過圖案再次感受到了自己的美,讓自己變得更加自信;也有一部分感受到了巨大的變化,但是并不張揚。


  艾倫承認作品非常重要,但是可能更重要的是他與患者共同度過的時間。心理溝通和情感共鳴是這項工作的關鍵,與紋身的操作過程相比,關心、心理溝通和情感共鳴、深入了解患者想法對于最后的成功才是最重要的。在與這些女士相處期間,有時并不紋身,只是了解她們,花時間與她們聊天,傾聽她們的故事,讓她們在艾倫身邊的時候感到很舒暢。她們會告訴艾倫很多事情,因為她們信任艾倫。


  心理溝通和情感共鳴需要尋找原因,要從對方那里進行了解,之后依靠想象感同身受,對患者的處境進行設身處地,理解她們經歷的巨大苦難,使用藝術詮釋并升華這一切。



  在人類的天性中,存在一種不可思議的力量,出現在我們幾乎絕望的時候。在我的生命旅途中,曾經數次含淚入夢,夢中總會浮現美好的事物,安慰我、鼓舞我,使我在第二天早上又朝氣蓬勃地重新快樂起來。


——約翰·沃爾夫岡·馮·歌德(1749~1832)




JAMA. 2017 Feb 21;317(7):672-674.


Moving the Needle on Recovery From Breast Cancer: The Healing Role of Postmastectomy Tattoos.


David Allen.


David Allen Tattoo, Chicago, Illinois.


This Arts and Medicine essays reports the experience of Chicago-based tattoo artist David Allen, whose work with women to design imagery to conceal their mastectomy scars helps them reclaim a sense of control over their bodies.


DOI: 10.1001/jama.2017.0474




我要推薦
轉發到
十大老品牌网赌大全